31省区市外贸“期中考”:广东霸榜江苏紧追 中西部12地增速高于全国

(原标题:31省区市外贸“期中考”:广东霸榜江苏紧追 中西部12地增速高于全国)

外贸新势力崛起:山西、云南出口“井喷”。

自去年6月份起,我国外贸进出口已连续13个月实现同比正增长。

据海关总署统计,2021年上半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18.07万亿元,实现同比增长27.1%。截至目前,31个省区市全部公布了上半年外贸数据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今年上半年,广东、江苏、浙江、上海、北京、山东外贸总额均超过万亿元。其中,粤苏浙三地外贸总额继续领跑全国,三省出口额占了全国出口总值的一半。

而从增速看,中西部地区表现亮眼。全国31个省区市中,同比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地区共有18个,中西部省份占了12个席位,东部省份仅海南、山东、福建、浙江、吉林与河北6省上榜。尤其是山西、云南出口增速领先暴涨,分别增长120.2%与116.8%。

在受访专家看来,今年上半年,我国外贸虽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但出口增势迅猛,大超预期,主要是受海外市场需求复苏影响,尤其是东南亚地区国家因疫情困扰停工停产,纺织服装贸易订单回流我国;同时,受订单集聚、大宗商品涨价等因素影响,进口也实现同比增长25.9%。

粤苏浙三省在外贸总额上已持续多年领跑全国。图为广州港南沙港区。视觉中国

粤苏浙领跑,18地增速高于全国

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,广东、江苏、浙江、山东、上海、福建和北京7省市对外贸易总额合计占全国八成,接近13.62万亿元。其中,广东、江苏、浙江、上海、北京、山东外贸总额均超过万亿元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粤苏浙三省在外贸总额上已持续多年领跑全国。今年上半年,广东外贸进出口总值为3.8万亿元,排名第一,其次为江苏、浙江,外贸进出口总值分别为2.39万亿元、1.92万亿元。

但从具体数据看,广东相较江苏的规模优势在逐渐扩大,而浙江相较江苏的差距也在缩小。今年上半年,广东出口总额为22993亿元、江苏省为14812亿元,广东出口规模领先江苏达8000亿元;而2020年上半年,广东出口规模仅领先江苏约6000亿元。

在粤苏浙三省中,浙江省出口增速最快,也是三省中唯一超过全国同比增速平均水平的省份。今年上半年,浙江出口总额达13829亿元,落后江苏出口总额仅1000亿元左右,该差距相较2020年上半年已逐渐缩小。

尤其是,浙江上半年外贸同比增速实现了11年以来最高,对全国进出口和出口增长贡献率均居各省份第二位。虽然浙江的出口额仅排名全国第三,但在今年上半年的贸易顺差已经达到8450亿元,高于广东省的7970亿元,位居全国各省区市第一。

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,江苏近年来在外贸进出口方面承压较大,前有广东快速发展、后有浙江一路猛追。“今年受疫情影响,国际上很多纺织鞋服订单回流国内,承接能力最强的当属广东。而江苏外贸企业大多从事电子芯片、医疗器械等,并没有很好地承接住国际回流的生活必需品类订单。”

而对于浙江近年来在外贸上的发展之势,白明认为,一是浙江跨境电商等新业态的发展处于全国前列,二是新增自贸区对全省外贸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“浙江自贸区(宁波、杭州、义乌)通过联动创新区,与上海等自贸区共同打造浙沪自贸试验区共建一体化市场,释放了更大的发展动能。”白明说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梳理发现,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,同比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地区共有18个,中西部省份占了12个席位,东部省份仅海南、山东、福建、浙江、吉林与河北6省上榜。

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长发认为,中西部地区近年来在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方面表现突出,这得益于中西部地区受疫情影响较东部地区小,在复工复产上响应迅速;除此之外,中西部地区在深度融合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中,凭借中欧班列和政策加持,实现了外贸进出口的快速增长。

白明也认为,中西部地区的综合优势越来越明显,包括技术、管理水平等都在提高,加上劳动力成本低,产业转移有了相当的竞争优势。“虽然中西部地区省份发展不如东部,但成都、西安、郑州等省会城市首位度相对较高,竞争优势明显。”白明说。

外贸新势力崛起:山西、云南出口“井喷”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当前的外贸发展出现了一个显著特点,即外贸新势力正快速崛起。

此前由于临港物流便利、产业基础好,广东、江苏与浙江三省承包了中国外贸的半壁江山。以出口为例,上半年三省的出口总值分别为22993亿元、14812亿元与13829亿元,三省出口额占了全国出口总值的一半。

但近年来,在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、RCEP协定等带动下,中西部地区的大部分省份的外贸都迎来了高速发展,也带动中国实现了亮眼的进出口数据。

近年来,四川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南等省,在我国的对外货物贸易出口的比重也持续扩大。尤其在今年上半年,山西、贵州、河南与云南进出口同比增速分别实现108.4%、69.7%、60%与58.4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一直以来在对外贸易领域存在感偏低、规模较小的山西、云南,在今年上半年的出口同比增速分别高达120.2%与116.8%,出现了井喷之势。

以山西为例,其今年上半年进出口稳步增长108.4%,增幅居全国第三。其中,出口687.9亿元,增长120.2%;进口442.4亿元,增长92.4%。今年前5月,山西的外贸进出口同比增速一度位列全国第一。

不沿海、不沿边、不沿疆的山西,是如何取得如此成绩的?白明认为,山西外贸的快速增长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,主要得益于山西积极转型。如今,山西已经改变了一煤独大的结构,从卖资源向做加工贸易和卖服务以及钢材转型。

据太原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山西省共与63个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开展经贸往来,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和地区货物贸易进出口260.9亿元,增长107.5%,为全省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增长贡献23个百分点;对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贸易伙伴货物贸易进出口365.4亿元,增长134.5%,为全省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增长贡献35.7个百分点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,今年上半年大宗商品进口增速明显,尤其是铁矿砂、天然气等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。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我国进口铁矿砂5.61亿吨,增加2.6%;天然气5981.9万吨,增加23.8%。

以贵州为例,今年上半年,全省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26.1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69.7%,高于全国整体增速42.6个百分点,增速列全国第4位。其中,出口252.4亿元,增长59.3%;进口73.7亿元,增长120%。

具体分析其进口数据,贵州在铁矿砂、锰矿砂等传统大宗商品上进口量明显增加。上半年,贵州进口铁矿砂123.3万吨,增长1.9倍;进口锰矿砂69.5万吨,增长1.9倍;进口硫磺56.3万吨,增长37.9%;进口天然及合成橡胶4.9万吨,增长36%。这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贵州省外贸进出口增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不少外贸工厂老板抱怨,由于原材料和海运的成本上涨、人民币升值,企业生存压力较大,甚至出现了接单反而亏损的状况。

白明判断,大宗商品预计对下半年的外贸增长产生影响,但影响可能会小于年初。“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开始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,这对外贸企业实际上是利好趋势,但外贸企业还是要探索一些类似出口转内需方面的转型。”白明说。

主题测试文章,只做测试使用。发布者:[db:作者],转转请注明出处:/yunying/3648.html

联系我们

1306180131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1453123369@qq.copm